Loading… 巴黎蓬皮杜中心迎来马岩松时刻:用山水建筑影响世界_新葡京娱乐场手机版下,新萄京娱乐场手机板,澳门新浦京赌场官方网站【欢迎体验】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巴黎蓬皮杜中心迎来马岩松时刻:用山水建筑影响世界
2019-04-15 15:48 TOM   

当地时间2019年4月11日,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揭幕MAD建筑事务所个展“MAD X”,建筑师马岩松及其创立并领衔的MAD建筑事务所共10个项目的12件模型,被收录为永久馆藏。策展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这位中国年轻建筑师正在成为影响世界的人。

薄雾馆time了解到,MAD X的展览将持续一年。本次展览的策展人Frederic Migayrou表示,MAD X是蓬皮杜艺术中心首个建筑永久收藏展。它的特别之处在于:展览的时候建筑师还活着;且还是位年轻建筑师;且是个中国建筑师。

很显然,作为被蓬皮杜看中的首位中国建筑师,马岩松及MAD所崇尚的人文精神及山水意境,将再度引发全球建筑界、艺术界等不同领域的凝神瞩目。这位扎根在北京、建筑作品遍及全球多个城市的新生代建筑师,已经成为不容忽视的代表性人物,其独有的设计观念与饱满的建筑情愫,深刻影响着西方如何看待东方、建造如何回应自然、当代如何面对未来。

巴黎当地时间4月11日MAD X开放当天,除了受邀嘉宾、同行、朋友,有很多人是慕名而至,他们或多或少听说过一个名字:马岩松,当然还有MAD建筑事务所。他们甚至对马岩松在世界各地留下的作品如数家珍。比如远在加拿大的梦露大厦,或是还未建成就备受关注的芝加哥(洛杉矶)卢卡斯叙事艺术博物馆,更不用说充满温情的北京胡同泡泡,以及日本冈崎市爱知县的四叶草之家。在巴黎,距离凯旋门不远,即将完工的住宅楼UNIC,更是成为很多人此番蓬皮杜观展之行的顺路打卡地。

当薄雾馆time问及被蓬皮杜艺术中心看中是什么感受,马岩松说:“这很重要。作为建筑师可以盖很多房子,但那不是最后的结果。那些房子究竟有什么价值,它们除了被使用还可以和人们的情感发生什么关联?当它们以模型的状态被收录成为艺术品,表明它们尽管不在当地的真实的环境里,也值得被封存,并在另一种维度上成为永恒。”

梦露大厦(加拿大,密西沙加市)

连续的水平阳台环绕整栋建筑,传统高层建筑中用来强调高度的垂直线条被取消,整个建筑在不同高度进行着不同角度的旋转,来对应不同高度的景观感受,唤醒大城市里人们对自然的憧憬。

卢卡斯叙事艺术博物馆_洛杉矶(美国,洛杉矶)

建筑内部仿佛是一个巨大的明亮而开放的洞穴,天光充满了空间,带领人们通往不同的功能设施。建筑的首层地面及屋顶是巨大的公共空间,回归给城市及市民共享。人们可在此运动、休憩,与周边的自然环境进行对话。

策展人Frederic Migayrou告诉薄雾馆time,MAD X展览现场曾经陆续展出世界级建筑师的作品手稿或模型,以往进入蓬皮杜视野的建筑师大都属于功成名就,比如伯纳德·屈米、雷姆·库哈斯、矶崎新等。选中马岩松在此时,正是因为他创作的独特性。当代建筑界需要马岩松这样的建筑师勇敢地做出挑战,并进而影响更多年轻人思考设计的未来。

MAD X 策展人Frederic Migayrou与马岩松

在建筑评论家方振宁看来,马岩松及MAD作品收藏展,突破以往规模并达到作品数量之最正是表明:“中国的MAD已经成为世界的MAD。如此年轻的建筑师作品被收藏,这在蓬皮杜乃至诸多国家级艺术收藏机构都是绝无仅有的。马岩松迎来了重要的转折点,他已经被世界承认。”

建筑评论家方振宁(右一)与MAD事务所在UNIC住宅现场

“MaYansong-at the Speed of a Racing Horse”,对马岩松非常关注并在展览同名书籍留下文字的建筑评论家、自由撰稿人Frederic Edelmann说,马岩松,是“以赛马的速度”在建筑职业生涯中前行,十几年的故事在他的笔下一气呵成。展览现场他对进入馆藏的十二件模型津津乐道。作为活跃的建筑评论家,他大概也不会预料到能有一位如此年轻的中国建筑师,在如此短暂的十五年里,干了这么多全球重要的建筑——马岩松的马速,与其作品一样,令人惊叹,望尘莫及。

建筑评论家、自由撰稿人Frederic Edelmann与马岩松

“占地才486平方米,要盖232米。”展览现场最轻盈透明的建筑静静停在帝国大厦旁边,它是新近公布的方案:曼哈顿东34街高层公寓。“bird in space”,马岩松叫它空间之鸟,轻巧如它感觉随时会飞走。

17年后,又是纽约曼哈顿,马岩松的超级粉丝们自然联想到专属记忆中的“浮游之岛”,那个令他一夜成名的设计。有趣的是,那一次的畅想是浮游,这一次的愿望是飞翔——当年对于千篇一律的超高层建筑设计的批判与挑战,如今即将以相似的、轻盈的方式获得成功。

展览是分享,也是铭刻,更包含过往。记忆的闸门一旦打开,便一发不可收拾。2002年,在耶鲁就读时,面对911事件后世贸中心重建计划的命题,马岩松完成了“浮游之岛”这款毕业设计。

“浮游之岛”

面对云朵般的摩天楼创想,弗兰克·盖里Frank Gehry等建筑师及耶鲁导师们给予肯定,重建计划负责人表现惊喜,进而,美国当地媒体轮番热捧,北京青年报头版转内页的大篇幅报道“中国学生的新世贸设计震撼美国”跟进。

2002年5月8日,《北京青年报》头版《北京学生设计纽约新世贸》

当年,种种声浪,将马岩松推上了舆论的风口。但年少成名的马岩松依旧保持自己,选择用沉默应对了一切。也是同一年,他向周遭的关注甚至舆论侵犯甩出一句”MAD”,并在美国成立了MAD建筑事务所。两年后的2004年,MAD正式迁至北京,收获了志同道合的合伙人党群、早野洋介。

左至右:马岩松、党群、早野洋介

接下来的回国发展之路并非坦途。先是协助扎哈·哈迪德事务所投入到中国城市轰轰烈烈的建设大潮中,进而用单打独斗的方式参与各种国际竞赛、投标。跨界这个词,在他身上也不新鲜,艺术、设计、产品、装置等多领域都有马岩松的身影。而媒体们非常喜欢这位松弛有趣的设计个体,因为他具备非同一般的表达方式和创意趣味。那时候他说,“我的身份是个建筑师,但我想用各种不同的设计方式对周遭世界进行探索”。

光之隧道 2018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日本)

MAD改造的观光隧道全长约750米,受中国古代哲学系统观“五行”启发,MAD在隧道中的每处空间加上纯粹的“一笔”,一节一段让人感受到不同的氛围和张力。被重新激活的隧道,让身处自然中的人们去想象自我与世界、与自然的关系。

衢州体育公园(中国,浙江)

将大地艺术和自然山水作为城市空间设计的出发点,追求城市中人、自然和文化在精神上的一致。包含体育场、体育馆、以及游泳馆、科技馆、商业等。山水间小路交错相通,人们可以于步道上慢走、跑步,或在草坪上欣赏风光。

设计与建造伴随中国的城市更新如火如荼。在很多大项目被大设计院和大建筑师包揽的境况下,MAD在自己的坚持中前行,他们将视野放到更远的地方。尽管很多投标和竞赛石沉大海,当然围标的情况也不少见,但马岩松没有任何妥协的念头。用那时候被称为先锋的设计理念挑战四平八稳的建筑形态,以探索代替稳妥,以年轻对抗陈腐,用自己认为面向未来的建筑精神,与现代主义中的陈词滥调保持距离——无论当年,还是现在,MAD在某些人看来,显得很异类。

“都市蜃楼”(MAD巴黎蒙帕纳斯大厦改造方案)

2016年,蒙帕纳斯大厦宣布举办国际竞赛,MAD的改造方案根据光学凹镜原理,将建筑立面的每一片玻璃设定到特定角度,使得整个大楼成为一个城市尺度的凹面镜。巴黎城市的街区,道路以至于周边建筑的屋顶被反射,并倒挂在空中。

胡同泡泡32号(中国,北京)

植入到北京四合院的胡同泡泡,在适应多种生活需求的基础上,通过改变局部的情况而达到整体社区的复苏。<32号泡泡>是一个加建的卫生间和通向屋顶平台的楼梯,光滑的金属曲面折射着院子里古老的建筑以及树木和天空;让历史、自然以及未来并存于一个世界里。

四合院幼儿园(中国,北京)

围绕一座四合院,MAD为北京乐成幼儿园建造了一片漂浮的屋顶。屋顶以低矮平缓的姿态水平展开,将不同建筑间有限的空间更大限度地转化为一个户外运动和活动的平台。屋顶下方是开放布局的教学空间、图书馆、小剧场等,是孩子们的日常教育空间。

理想在现实中闪光的时候,总是让人欣慰。当事务所账面上不足3万块钱,眼看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终于传来了好消息。2006年,MAD赢得加拿大多伦多超高层建筑国际竞赛,也就是如今早已落成的梦露大厦,其惟妙惟肖的美感,更重要的是突破摩天楼一贯的呆板冷漠形象,令人刮目相看,一举成为MAD留在全球视野中的代表作。而必然的是,扑面而来的又一轮媒体轰炸,彼时,北新桥某胡同里的MAD事务所里,熙来攘往。

MAD建筑事务所 北京办公室

之后的故事,以及近十年来陆续开工或即将落成的建筑,就再没离开过公众视野。如哈尔滨大剧院、朝阳公园广场、南京证大喜马拉雅中心、亚布力企业家论坛会议中心、中国爱乐乐团音乐厅,以及黄山太平湖公寓、比弗利山庄“花院”住宅、“胡同泡泡”218号等……累月经年,恍若一瞬间,马岩松的名字和MAD的作品,不仅是很多人闲谈与争论的对象,也成为中国当代建筑文化对话全球的不可或缺的存在。马岩松和MAD用建筑作为媒介,让自己和这个世界保持友好而独立的关系。

哈尔滨大剧院(中国,黑龙江)

以环绕周围的湿地自然风光与北国冰封的特征为灵感。大剧院顶部的玻璃天窗纳入室外的自然光,室内主要以当地常见木材水曲柳手工打造,呈现柔和温暖的氛围和多变的有机形态。建筑顶部的露天剧场和观景平台向市民开放,强调大众的互动与参与。

朝阳公园广场(中国,北京)

设计以中国山水艺术为灵感,在城市中心再现“峰、涧、溪、石、谷、林”等自然形态和空间。双塔外立面纵向突出的脊线内部,设置了通向每个楼层的通风过滤系统,可将自然风引入每一层空间。

南京证大喜马拉雅中心(中国,南京)

项目基地由六个地块组成,其中两个街区被一座立体城市广场连接。不同尺度的连廊、走道穿插在几个连绵起伏的商业综合体中,引领人们从繁忙的地面街道漫步到立体公园,游走于建筑与景观之间。

本就是说不完的故事,这时候拿出来回望,变得更有意趣。法国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的马岩松时刻,无疑将掀起一次东西方文化与社会现实差异在建筑语境下的对视。而这位中国建筑师的成长经历,也反衬出当代中国建筑界热切盼望在大干快上的时代寻找自我。

8600 Wilshire(美国,洛杉矶比弗利山庄)

18个住宅单元居于底层临街商业空间之上,起伏的立体天际线犹如洛杉矶附近连绵的山地,成为一座在城市中心的小山丘。每户都有独立的、朝向中心庭院的阳台,在培育社区邻里关系的同时也保持了各自的私密性,在高密度城市中创建自然和社区相融合的居住环境。

中国爱乐乐团音乐厅(中国,北京)

音乐厅主体建筑被一片绿色盎然的树林和南侧的荷花池围绕,主音乐厅内部采用环抱葡萄园式的空间布局,通过光和影像将观众带到远离城市和喧嚣的场景。临近南侧的荷花池,音乐厅同时设置了400座的大排练厅。内部墙面采用的深色多曲度木墙用于声音反射和吸收,可提升的舞台后反声板可以将室外的自然光和绿色带到室内空间。

北京“社会住宅”项目(中国,北京)

MAD首个社会住宅项目,探讨在相对有限的投入下,如何利用社区空间的丰富趣味令普通人的居住达到和谐自由。即将在2019年落成,为保障性住房设计开辟更新可能。

至于马岩松与MAD的建筑理念与设计主张,最好的方式就是如实呈现——出发来蓬皮杜艺术中心之前,马岩松和薄雾馆time聊了很多。对射手座来说,大段大段的理性探讨本应是件痛苦的事儿,但马岩松还好,面对任何问题,他都回应得逻辑清晰。观念引领方法,沟通力和表达力是马岩松式的建筑本身具备的特质,看来,他本人也正是如此。建筑学的综合训练以及多年来与整个世界的耳鬓厮磨,让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男孩,蜕变成如今沉稳睿智的模样。

接下来的阅读你会感觉到,有真诚,有无奈;有善意,有调侃;有现实,有未来。马岩松说,欢迎所有的争议,有兴趣与任何人形成讨论,因为所有的独立思考,都值得被尊重。

Q:薄雾馆time

A:马岩松

“创造建筑的人要投入情感与感情”

Q:你曾说过自己是靠感觉做设计,也鼓励更年轻的建筑师要有自己的思考,但建筑是需要非常复杂的逻辑、也需要足够理性才能完成的,你认为这其中感觉到底起多大的作用?

A:建筑确实很复杂,其中职业素质的部分可以培训,也有经验可讲;但建筑有好坏之分,要想以建筑打动人,首先创造建筑的人要投入情感;有了感情和想法,再去实践。如果有好的想法却无法实现,这就是职业操作方面的问题了。这是很综合的,很多人技巧太多,反而让自己变得不自由,也让建筑失去了情感。

梦露大厦(模型)

“经常泄气的人不适合做建筑”

Q:图纸上的设计在落地实施过程中,可能会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和干预,你是如何做到不妥协,继续自己的感觉,保持激情做下去?

A:我认为经常泄气的人不适合做建筑,我不属于这一类。大部分时间还是非常渴望想法能实现,也因此保持着持续的力量。过程中会受到很多鼓舞,包括许多好的建筑师以及自己喜欢的一些艺术家。没有人能很轻松达到目标,实践的过程不是个人的意志就能改变,需要说服太多人。

朝阳公园广场(模型)

“看似伟大的建筑,缺少人性关怀,身处其中的人像是奴隶,这种状态我很不喜欢。”

Q:做一个影响城市面貌的大型总部类办公建筑,和做非常具有公众性的、任何普通人都可以走进去的建筑,你的出发点和思考的方式是否有所不同?

A:有相同也有不同之处。我没有去做为谁而定制的空间,所以做成的建筑基本还是公众的,是城市中很多人会用的。它们的共同点是,我会更多去想非现实的、未来的可能性;不同点是,我会根据项目的不同情况去考虑。就拿衢州体育公园来说,去出差的过程中我经过很多车站、机场等公共空间,看似很伟大的建筑,却缺少人性化的关怀和体贴,身处其中的人像是奴隶,这种状态我很不喜欢。因此设计的时候我会想,我可以对它进行讽刺,但也可以充满温情。我希望匆忙奔波于车站和机场的那些人,进入这个体育公园后,能放松下来,不再那么奔忙,想想自己想追求的东西,让他们在一个美好的环境中能体会到更多。我自己也很喜欢舒服、自然并且很美的环境,这种状态就反映在作品里了,是一种谦逊的姿态。

四叶草之家(模型)

“建筑师就是造物者,这可能算是职业带来的一种权利。建筑师应该敬畏这种权利,和公众形成平等的对话。”

Q:建筑师是一个特殊的行业吗?在大众心中普遍认为建筑师是有光环的、似乎区别于普通职业,从业这么多年来你是如何理解“建筑师”这个身份的?

A:我觉得建筑师的魅力就是造物者。作为建筑师会有一种满足感,因为这个职业能创造一个很长时间、影响很多人的“物”。大众可能觉得造物不容易吧,造物对人类本身就有一种魔力和吸引力,这可能算是建筑师职业带来的一种权利。甚至很多厉害的音乐家、艺术家都曾跟我讲,“你们建筑师了不起,创造一个建筑就会一直在那儿”。但更深层的是,建筑师该有的责任感,这是大众很难参与的。而面对社会问题、人们未来生活等层面,建筑师应该敬畏这种权利,设法和公众共同讨论,因为建筑对人类生活有很大影响,建筑师所有的行为也都和人、文化、时代有紧密联系,这种讨论就是建筑师与整个社会的纽带。

卢卡斯叙事艺术博物馆_芝加哥(模型)

“让建筑在当下特定的时间有它应有的态度。但这不是建筑师独裁的话题,目前而言,这种讨论是缺失的。”

Q:看待现代主义的很多建筑,你说过自己是报以批判的态度和视角,那么在批判与打破了某种秩序之后,你想重建的理想中的秩序是什么样的?

A:我有比较宏观的想法,也有每个项目具体的诉求,总体我想实现一个更自由的、人性化的、人与自然亲近的城市生活,包括实际的、物理的需要;也有精神层面的、心理的需求,包括归属感在哪儿、城市的文化和灵魂在哪儿,是否都能实现,这些是我追求的。但是每个项目所处的文化环境不同,因此表达方式也不尽相同。有刺激的,也有温和低调的,让建筑在当下特定的时间有它应有的态度。但这个层面的问题,也不是建筑师独裁的话题,应该有公众参与的讨论。讨论之后,创造者如何回应,这是个人的事情,需要尊重建筑师的想法。目前而言,这种讨论是缺失的。

卢卡斯叙事艺术博物馆_洛杉矶(模型)

“没有对过去的理解,就谈不上有未来。所有对过去的重复都值得怀疑,证明你没有创造力。”

Q:现在很多建筑、室内、家具、产品都说要尊重传统,但那些符号化的成果很可能不是老祖宗们愿意看到的哈哈哈……你怎么看?

A:当然我认为应该尊重传统,没有对过去的理解,就谈不上有未来。但有些尊重的方式比较愚蠢,跟曾经有过的智慧与气质相比,反而是一种庸俗和低劣,这样的尊重真的可以省省了。我希望我的后代能做出一些让我眼前一亮的东西,从中能够看出因为我们这一代的思维方式或建树所给他们带来的影响,这种影响是内在的。反之,所有对过去的重复都值得怀疑,证明你没有创造力了。

东34街公寓(模型)

“没有批判精神,缺少自我认知这样会失去感知世界和捕捉灵感的能力。”

Q:其实当下能捕捉到原发感觉的能力,已经不是每个人都具备了,为什么你会有源源不断的灵感,并且能找到方法将它放进作品中?

A:我对自己的内在感觉比较敏感。很多人没有抓取灵感的能力,也许是因为更关注外在,会被其它的东西影响。这一代人都要学习所谓好的东西,成为一个好学生也就变成了自我审查,要学习好、表达好。好学生学习能力的确很强,但是没有批判精神。学习的时候,自我发现的时间相对减少,对自己关注太少。对于历史的崇拜要有个度,曾经的经典不一定就是权威。但话说回来,这样的现象也是大环境和氛围对人造成的影响,让人缺少自我认知。而恰是自我独特的认知,以及对自己的历史文化的兼容,才能催生多元文化的景象,这在年轻人当中应该引起重视,区别于过去、不同于其他。

哈尔滨大剧院(模型)

“打动人的建筑都有一种神秘的力量。我希望能把情绪记录在空间里。”

Q:“一定要做有突破性的、创新性的或是面向未来的建筑”,这是否已经成为你很确定的追求?从耶鲁学成回来后,在中国做MAD建筑事务所这么多年,有哪些感想和转变?

A:我的方向很明确,就是一直想找到自己是谁。这不是一个宏观的方向,每个人都会很自然地有对世界的看法,正常来说他所做的东西也是反映他的想法。我要做的就是呵护这个想法并通过作品把它表达出来,我认为这很重要。现在我愈发清晰地了解自己最感兴趣的话题,打动我的大多是建筑与自然有很好的对话,有种神秘的力量,像天堂一样超现实的美。比如路易斯·康的海边建筑(索克生物学研究所),建立了一个人与天与海的和谐关系,使很多人为之感动。我希望自己的作品也能做到这样,把情绪记录在空间里。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有一天外星文明要毁灭地球时,有没有我的几个建筑是他们也想留着研究研究的——可能这就是创造者留下来的有价值的东西。

哈尔滨大剧院剖面(模型)

“扎哈作为老师对我的影响在于她的勇敢。而我追求中国山水式的轻松的、写意的状态。”

Q:扎哈·哈迪德是一位非常有影响力的女性建筑师,你曾在她的事务所工作过,也有人常常把你和她相比,你怎么回应这种比较?

A:我们的文化出发点不同。我受中国传统的山水写意影响比较大;她的早期受到苏联的结构、逻辑等影响比较大。她曾经是一个先锋,后来变成一种标签和风格。那个时代她是最强大的,从一个先锋设计师变成一个影响力很大的、有艺术家气质的建筑师,再之后成为商业标签。在她去世后事务所还有作品,他们找到了一种模式和方法来复制,虽然外形曲线相似,但是缺少灵感,没有反主流的力量了。她是我的老师,对我影响非常大,学生时期她对我的作业给予很大的认可。她喜欢尝试没人做过的东西,这种对自我艺术家气质的保护,也是她孤独却充满历史魅力的原因。我也是受此鼓舞,觉得能找到自己的独特的东西,我的作品更有种不确定性,我追求不完美的东西和那种轻松的、有些空的状态,而不是一个完美的工业产品或模型。我早期的作品梦露大厦比较规矩和精密,趋于完美,但最近的作品更写意和轻松。

南京证大喜马拉雅中心(模型)

“我喜欢胡同泡泡的小而不可被忽视。衢州体育公园够大,足以挑战现代主义。”

Q:在你那么多的作品中,哪几个是你特别钟爱或者赋予独特情绪和情感的?

A:小项目来说是胡同泡泡,它比较反应我的状态,我喜欢它的小,总体上不起眼,却不可忽视,原因是它关注自己的未来。大的项目就是正在做的衢州体育公园,我这些年一直在想的什么是山水、自然与城市到底怎么结合,在这个设计里表达得很完美。它超越了公园和自然的概念,变成了一个大地艺术,是一种带着文化和艺术气质的城市空间。它的核心是一个精神空间;其次是人跟环境、社区相处的地方,关于健康、关于生活;然后才是有竞技的功能。它对现代主义价值观存在挑战,这是我比较喜欢的地方。因为它足够大,具备这样的影响力。对我而言比较重要的项目还有梦露大厦、卢卡斯博物馆,包括没有中标的倒挂的埃菲尔铁塔。之所以很多项目去国外做,是因为我很看重文化上的碰撞和对话。

平潭艺术博物馆(模型)

“任何与过去不同的东西,都需要时间去适应和接受。”

Q:超现实的建筑适合存在于现实中吗?

A:超不超现实、超多少是一个时间相对论,今天的任何建筑拿到旧时期都是超现实的,因为时代总是在变化。所谓超现实就是和现实中存在的有一定反差,任何与过去不同的东西都会让你需要时间去适应和接受,这是一种现象。

UNIC公寓(模型)

“文明的宝藏都不是靠讨论出来的,应该去相信那些智慧的人。”

Q:建筑师常常习惯用上帝视角去看待这个世界,你是这样吗?

A:我不知道造物者是高还是低,但是他有这个权利。他在代言一种未来的生活,肯定要考虑我们今天这些人是否想要这种生活,但这种认识需要经过他自己反复的思想斗争,也取决于他文化的成熟度。只要他对人有责任、有感情、有善意,能保证大方向是没错的,当你把这种权利交给他,就应该给他这个空间。许多文明的宝藏都不是靠讨论出来的,好比谈论哲学,也是要去相信那些智慧的人。艺术很多时候也是这样。

亚布力企业家论坛会议中心(模型)

“建筑如果不是关于人和感情的,那它就只是一堆物质,甚至不可能代表建筑史。”

Q:你觉得中国建筑界是个什么状态,或者说你看到哪些问题以及积极的方面?

A:一个是如何建立自己的文化,出路不是抱老祖宗的大腿,而是建立新生;再者就是投入感情,太强调专业的时候,往往感情是缺少的。建筑如果不是关于人和感情的,那它就只是一堆物质,甚至不可能代表建筑史。中国建筑过于关注别人的学术,不太参与社会改造,缺少对人们生活的关心,缺乏温情和关怀。关注设计的中国建筑师,涉足住宅的还是比较少,没有正面面对时代的问题。

不知不觉说了好多,一切未完待续……再会,MAD。

文字:EniliaMay Kelly

摄影:Ray

图片及资料:MAD建筑事务所

 

责任编辑: WY-BD

责任编辑: WY-BD
广告
,